“民科”的作用和边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ntianmenmiye.com/,帕索斯费雷拉

与前两次汶川和玉树大地震一样,尽管目前芦山仍处在抗震救灾的第一阶段,但各种不同的资讯和声音已然传来。其中就包括“民科”(被网友戏称为“民间科学家”,以区别于专业的地震预报者)成功地预测了本次地震。2008年汶川地震时,陕西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以等差数列凑数预测“成功”;2010年玉树地震时,湖南常德的一位女教师以特异功能提前“感知”;这次“出彩”的是山东的一位农民,在网络上被传得神乎其神,号称提前一个月根据“地震云”预测到了本次芦山地震。

在这个传播平台多样化,人人皆是资讯生产、接收的入口和终端时代,有各种不同被期待的“神秘化”成功预测故事本属正常。但这类资讯却被好事的网民拿来说事,指向了国家专业的地震预测机构地震局。认为地震局应该被解散,政府应该资助民间的研究,允许民间预报。地震现在能“预测”吗?如何看待“民科”的作用和边界?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地震是最让人恐惧的自然灾害,大地神经性的片刻“抖动”,瞬间能使房屋倒塌,人畜被埋,引发大火,洪水,海啸和山体滑坡……能成功地避开地震的伤害是人类数千年的梦想。成功地预测地震的发生,早做防范则是地震科学的研究核心。

现有的科学研究表明,地震是构成地壳的板块相互挤压,积聚成巨大压力释放的结果。压力所产生的裂缝称为“断层”,哪里有断层,哪里就有可能发生地震。一次地震并不能把断层调整到“最佳状态”,震时岩石发生破裂与位移,造成新的不平衡,往往需要多次调整。也就是说,“主震”发生时,往往会伴随多次的“前震”或“余震”。像汶川地震和这次的芦山地震,皆是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挤压的结果,在四川的龙门山脉形成了数千个断层。

地震形成的断裂带,根据震级的不同,可有几十米到数千公里不等。实际上,地壳运动频繁,每年有数百万次地震发生,但绝大多数都很弱,人类感受不到。可感受记录的地震每年多达3.5万次。大概5-10年的时间内,会发生一次造成大量人财物破坏的地震。

地震预测对科学的挑战就是要发现何时这些小的地震能发展成一个大的地震,包括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和规模(破坏程度)。除了要搞懂地震发生的规律和机理外,还可以根据地震发生的“前兆”或现象做推测。

人类对地震最早的记录可追溯至公元前373年,一场大地震把希腊的海利斯城夷为平地。而中国唐朝的《开元占经·地境》中则有“鼠聚朝廷市衢中而鸣,地方屠裂”的记录。

古代时中国人对地震的解释多带有神学、巫术的色彩,认为是上天的“震怒”,以警示于治理者的“无能无德”。相比较而言,尽管当时处在“史前”科学方法论时代,古希腊哲学家则已开始试图用自然现象来解释。阿那克西美尼认为天旱时大地干裂,大雨能让地质蓬松,皆能引发地震。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地震是由地下洞穴中的风压冲破地表引起。根据朴素的生活经验累积,地震前动物的异动则成为当时东西方预测地震发生的主要根据。

1755年发生的葡萄牙里斯本的大地震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地震引发的海啸使近七万人死亡,欧洲思想界哗然,一些学者开始用博物学方法研究地震。

到了19世纪下半叶,才有人开始用现代实验科学的方法研究地震,发明了地震仪等仪器。20世纪初期,科学界开始陆续认识到地震是地壳运动,板块挤压,能量释放的结果。直至到60年代,随着地球板块构造学说的成熟,人类对地震成因才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为地震预测和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

1964年阿拉斯加发生9.2级地震,引发海啸致使131人丧生。第二年,美国总统下令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由政府资助预测研究,并制定10年计划。美国地质调查局随后成立了一个地震预测研究中心。几乎在同一个时期,苏联和中国等国也开始了由国家资助的地震预测研究。

然而由于地震形成的原因及其复杂,人类尚没有搞清楚地震具体的形成机理,地震预测的效果并不佳。上世纪90年代最有名的一次“滑铁卢”出现在对洛杉矶地震预测上。洛杉矶地处圣安德列斯断层,根据过往经验,大约每20年左右发生一次大的地震。美国科学界据此估算大概在1987-1993年即会发生最新的一次6级左右的地震。当时,美国的地震学界自信心爆棚,认为是一次绝好的研究机会,在不久的将来美国就将掌握地震预测的方法。

美国组成了以约翰·兰伯斯博士为首的研究小组。研究小组由近百位科学家组成,齐聚洛杉矶的帕克菲尔德镇,组装了近300部仪器。使用当时最先进的传感技术,用蠕变仪测量断层的错位,进行一些地质化学实验,使用了应变计和极定位系统。但结果让人大失所望。地震并没有如约前来,相反直到2004年9月才发生,且发生时很平静,用上所有的仪器近乎一无所获。唯一能证明的就是地震的成因远超想象。

实际上,近代预测地震失败的著名案例远不止这一起。1989年,美国的布朗宁博士宣布在1990年12月初,密苏里州将有50%的可能发生一次六级以上的地震。当地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防震措施,建立避难所,学校、工厂都关闭了,讽刺的是,地震并没有来。

日本也有过类似预测失败的案例。80年代末,日本政府曾预测当时有场8级左右的东海大地震,并做了精密的防震抗震部署,结果也是没有发生。相反,1995年则发生了7.2级的神户大地震,致6千多人死亡。

多次预测的失败致使全球的地震学界开始怀疑地震究竟能不能预测。为此,20世纪末,学术界多次争论的结果是至少就目前的知识所及,很难可靠而准确地预测。人类目前大概能用地震探测仪,根据电磁波的变化,在冲击波到断层再到地面前,可以提前一分钟预警。

美国、日本这些国家的民众普遍了解地震预报科学现今的进展程度,并不会苛责本国的地震预报机构。

相反,或许由于民众科学知识的不足或地震预报机构与公众的互动不够,存在讯息隔阂,在中国民众心目中,则存在某种程度的误读,认为地震是能精准预测的。无论是汶川,还是玉树以及这次的雅安地震,都能听到这种对地震局“无能”的指责。

因为地震是重大自然灾害,涉及公共安全,防震减灾涉及的不是单个个体,往往是一个区域的全部民众,故地震预测讯息的发布就及其重要。

一般而言,因每个人的资源禀赋不同,一个社会要确保讯息生产和传播的竞争和自由流动,才能降低社会的交易费用,确保资源得到有效配置。但地震预报讯息却不能由“民科”或民间的研究组织肆意生产和传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第29条和第88条规定,国家对地震预报意见实行统一发布制度,即各级政府垄断地震预测信息的发布权。规定除发表本人或者本单位对长期、中期地震活动趋势的研究成果及进行相关学术交流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向社会散布地震预测意见。违反规定者,则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帕索斯费雷拉

地震预报权的专属垄断,杜绝“民科”研究者的乱发布是对的,原因除了地震本身是重大自然灾害涉及公共安全外,还由上述的当前地震预测的非精准的局限决定。因为这类讯息对整个社会构成系统性影响,若允许人人均能发布,恐慌中夹杂着的多个方向,甚至完全相反的不实讯息会使真正有用的讯息噪音化,而加大公众的分辨成本,引发灾难。

实际上,正是因为众多次专家的地震预测不靠谱,反而引发了社会恐慌,国际社会的普遍做法是上收地震预报的发布权。像上面所说的密苏里州地震预测事件,造成的损失估算高达2亿美元。

地震是个自然现象,事出有因,地壳运动也有内在机理。尽管按照人类现在的知识累积,尚不能精准预测,但并不代表未来不能精准预测。随着人类对地壳运动认识的加深,知识的累积,这一天终会到来。

现在人类的地震预测学仍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定论。“民科”,各类地震预报研究爱好者和民间组织可根据自己的特长,使用不同的方法,达至共同的目标。

科学的目的在求知。知识是一种因果判断,指定约束条件,必然得到某种结果。而知识又是累进的,不存在绝对的知识(即真理,因为真理是认识的终结),科学的进步只是一种新知识代替原来的旧知识而已。就像“日心说”取代“地心说”一样,不能因为“日心说”能更好地解释和推测,就说“地心说”是“迷信”。“地心说”仅仅代表了当时人类的认知高度而已。

对科学而言,解释和推测是一回事。知识除了是一种因果判断,须逻辑自洽外,还需经过实践的反复验证。凭借某一现象,推测地震发生成功了一次不够,须多次才能验证。中国的民间地震爱好者很多仍旧以动物的“异动”做预测。比如狗、鼠、蛇、飞鸟、鹦鹉、青蛙等。也有根据“地震云”做预测。但一些天气、光线、食物源等的变化也能引起动物“异动”,民间爱好者必须要从学理上说出其内在联系,才能更好地与专业地震研究者交流,再经过验证,才能增进人类的地震预测知识。类“玄学”的东西不可能取得“科学共同体”的认可,也不可能在公众中以文本方式传播。而像“地震云”这种预测,已经被证伪。“地震云”并不特殊,属于卷云带,大多发生在高空急流边缘,被拉伸很长而已。

总之,“民科”或“民间组织”对地震预测的兴趣和爱好是其个人自由,属于私域范围,只要其不乱发布地震预测信息,政府不应也无权干涉。“民科”与“专业主义”的竞争,实际上是不同“知识”之间的竞争,最终谁能胜出,实践来检验。实践不相信“故作神秘”。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